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8-8-16 03:43 编辑
第一节 夺躯
序幕

流星划过,似乎毫无轨迹,又似沿着轨迹,最终坠落河畔。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声而起。

一个巨大的深坑塌陷而出。

河畔因震动而掀起巨浪,涟漪一片一片。

夜,从寂静转而喧闹,直至无声。

不过,流行坠落那刹,还是给这座都市带来一丝慌乱。

而郊外河畔,那深坑中,一个像幽灵般的人影浮现。

这是什麽?

一切未知。

只是那幽灵般的人影始终在巨坑中游蕩,似乎离不开。

于是,幽灵缓缓失去蹤迹。

等待、

如守株待兔。

在黑暗中蛰伏。

**************************

第一节夺躯

烟雨市,一个多雨的城市。

苏三,一个三十而立,事业失败的单身汉。

落魄对他来说十分恰当。

人生如戏,蹉跎岁月,对一个三十的男人来说,一切视乎毫无意义。

可,那又怎样。

对于一个平民来说,挣扎根本无用功,就像池塘裏的泥鳅,毫无亮眼之处。

其实苏三长得还不错,虽然身躯有些单薄,面容秀气,像一个文化小生。

特别脸上戴着一副黑边眼镜,更添一丝文化气息。

这样的人,换作古代,也许备受喜爱。

可惜,古去今来,在这个科技时代叠进的年代。

奶油、文化小生已经被健壮的猛男取代。

“歎——”

苏三长长的歎一口气,仿佛把胸腔的积郁吐出一般。

碌碌无爲也就罢了,可爱情也是渴求而不可遇。

月薪上万麽?

有房有车麽?

存款几位数呢?

苏三就不明白了,这世界肿麽了,男女的爱情好像化作虚无,都被利益、金钱而左右。

所以,当苏三面对他人生的第三次相亲(确切是第一次相亲,因爲前两次是自由恋爱。),女孩的询问时。

苏三沈默了。

这些他都没有。

那他有什麽?

没人知道。

也许有的是执着或者是对爱情的渴望吧!

他站起来,黑框眼镜下的瞳孔,平静如波,他并没有因爲女孩的那些话语而感到自卑,也或许麻木了吧,或许是别的原因。

对面的女孩,穿着很时髦,浓妆豔抹,虽然娇豔,但仍然能找到一丝瑕疵。

假的终究是假的,哪怕无迹可寻,可也挨不过苏三如此近距离的…甚至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

‘这不是他要的爱情’

苏三心中暗歎,但他还是给女孩询问一个答案。

“这些我都没有。”

钱包抽出一百元压在没喝的柠檬水杯下,心想这是他这辈子喝的最贵的一杯水吧!

虽然相亲失败,但苏三不失风度,提前把单结了。

潇洒转身,脚步踏踏,虽显单薄,却不失平稳。

*********************

远离喧闹,苏三仰望星空,恰见流星划过。

都说看到流星许愿,会成真?

真的如此麽?

苏三是不信的。

可刚刚相亲失败的他,心中还存在那麽的一丝不信中的侥幸。

心默默地许愿,或者用祈祷更爲贴切。

如果流星许愿真的成真,那麽我希望能找到我的真爱,不希望她长得多麽美丽,只希望…

两心所愿,你依我浓、即好。

流星…

苏三沿着流星雨轨迹,踏步而来。

轰!

当一声巨响伴随底壳震动,苏三脚步一个踉跄。

哗——

雨水从天而降,浇了苏三一脸一身。

噼裏啪啦一大堆草根、枝叶、泥土伴随着碎石砸向苏三。

“我…叉叉…”

苏三还没来的及骂出口,就被堵了回去。

一瞬间,一个小土堆呈现。

孤零零的,像一座孤坟。

良久。

土堆伸手一只手,之后枝叶摇曳之下,显出一个髒兮兮的头颅。

噗!

苏三吐出口中的泥土碎叶,猛然大喘气,之后扒拉掉头上的枝叶,摇晃起身。

“倒霉,真他妈的倒霉透了。”

瞧瞧自己,满身泥土加烂枝叶,跟乞丐都不如,眼镜也不知丢哪去了,斯文气息蕩然无存,嘴中更是连连骂娘。

如果让人对比,这简直两个人设嘛。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用在内在也是有道理的。

苏三就不明白了。

不是看到流星许个愿麽,肿麽就成这样子了。

想到流星,苏三好像想起什麽似的。

“我去,流星掉下来了。”

作爲目击者,特别是离得最近的苏三,那是亲身体会。

当时,眼看流星划过,他还心中点评了一下。

具体去下。

这流星好像挺近的啊,不过望山跑死马,估计是错觉吧!

谁知,流星下一刻坠落,殃及池鱼,离得最近的苏三直接被砸懵了。

震动过后,一切又恢複平静。

夜,虽然漆黑,但依然阻扰不了苏三探求的心。

龙湖河畔,是烟雨市有名的河畔。

传说,龙湖河畔从来就没有干枯过,而且烟雨市降雨量繁多,龙湖河畔水位始终不变,这点让很多人觉得,龙湖河畔应该与海相通。

更有,龙湖河畔深不见底,裏面有一只龙龟的传说。

龙湖河畔的传说很多,不过龙湖河畔之所以如此出名,还是因爲一个让人惊悚的原因。

因爲每一年龙湖河畔必会死一个人,这点可是千真万确,无需质疑的。

爲此烟雨市做过多次的防患措施,最终结果还是无用功。

虽然龙湖河畔让人望而却步,但仍然阻挡不了那些探求新奇的人,而更多的是爲了利益。

利益,是的。

龙湖河畔的鱼,味道鲜美,更是渔夫、垂钓者的天堂。

有人捕获到天鹅大小的鼈,也有人钓到一百多斤的鱼………

而苏三恰好爱好垂钓,虽然他没有钓到那麽大的鱼,不过他却亲眼所见那个垂钓到一百多斤鱼的人。

当时的场面想想就让人兴奋。

一百多斤的鱼有好几次差点把人拽到河裏去,那是多麽惊心动魄。

遑论鱼被钓上来后,被百万买去的情景,苏三不知道别人红眼没,他是红眼了。

他不是圣人,更别提如此落魄的他了。

一路向河畔走来,苏三怀着忐忑和激动。

不知会不会有鱼因爲流星的坠落而晕厥,那样自己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啦!

苏三之所以会这麽想,也是有事实根据的。

龙湖河畔因爲水深,曾经有人用雷管炸鱼,结果一无所获。

可是没有人知道,苏三就在炸鱼的第二天清晨意外的在河畔边上捡到一只天鹅大小的王八。

经过苏三的判断,这只王八是因爲雷管的震动爬到河畔边缘而昏厥,被他捡到。

所以,风波乍起,以讹传讹,最终演变成有渔夫捕到天鹅大小的鼈而出名。

而今夜,如此大的流星‘雷管’带来的破坏,如果没有鱼被波及,苏三是一万个不信的。

距离龙湖河畔愈来愈近,空气中河水的气息浓厚,并夹杂着一丝灼烧的味道。

苏三脸上依然残留着泥土,根本看不到他的本来面目,他的身闆虽然单薄,但仍然不失稳重。

可见他并没有胆怯,唯一让他不妥的是,由于他的眼镜丢失了,对于近视的他来说,视线受到极大的阻碍。

不过他依然有信心,因爲龙湖河畔对他来说就是,熟知能详的地步。

说一句大话,那就是即使闭着眼睛,他都不可能掉河裏去。

所以,苏三仗着自己的熟知,对自己充满信心。

可惜人总是习惯用逻辑思维去看待一个问题,而往往忽略了逆向思维。

再一个就是现在是黑夜。

流星掉落砸出的深坑,在苏三的熟知当中,哪裏就是河畔的草地。

近视的苏三怎麽也没有想到,最终害他的,恰恰就是他的熟知。

深坑尽在咫尺,苏三脚步丝毫不乱,颇像英勇就义的烈士
,义无反顾的向前。

深坑,幽灵蛰伏,一动不动,也沈得住气。

当明明是实地,一脚却踩空,是什麽感觉。

惊慌恐惧?

错,是万念皆空!

那个时候,什麽也来不及想。

苏三骂娘的想法还没升起…

他就像滚葫芦向着深坑跌落。

等他回过神来,玛德,到底了。

河畔潮湿那是必然的,加上泥土,苏三现在完全就是一个泥人。

“呸呸,我呸!”

首先去把嘴裏鼻裏的淤泥吐出来,摸了摸眼睛睁开,苏三总算吐出那久违的话语。

“他娘的,大意失荆州啊!”

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危机来临。

幽灵身影,飘飘蕩蕩,如柳絮飞舞,在黑暗中闪现。

它在狩猎,也在观察这个倒霉蛋,好像在嫌弃。

这体格也太差劲了吧?

幽灵想夺舍,可又在鄙视。

体格不好,体质也弱,对一个异域来的淫神来说,没有强壮的体格和体质,怎麽能重回巅峰。

夺舍?

幽灵很犹豫,毕竟就一次夺舍的机会。

苏三丝毫不知他被鄙视了,不过就算知道,也对他没沖击力。

“咦,这是什麽?”

近视的苏三,看到眼前朦胧的身影,反而向前凑去。

苏三、幽灵,二者大眼瞪小眼。

“我去,碰到鬼了。”

苏三伸手一捞,手竟然穿体而过,他一个激灵。

这倒让那幽灵起伏不定,头部变幻更是极不稳定,仿佛遇到什麽他不可思议的事情。

如果苏三能听到它的心声,早就逃之夭夭了,不过如今在深坑裏,逃,确是枉然。

“这小子竟然能看到我?”

这是幽灵的第一反应。

“哇,太好了,想不到竟然碰到一个极品鼎炉。”

“既然能看到我,那麽体格和体质都可以改造,哇,夺舍,夺舍。”

此时的苏三,看到发着羊癫疯一样的幽灵,他再蠢也知道跑了。

不过,思维刚对腿脚下达命令,又被驳回,乌七八黑的,往哪跑啊?

退吧!

看着幽灵扑过来,苏三只能被迫往后退去。

“别过…来……”

三个字像是定住了,幽灵扑在苏三身体上,消失不见。

苏三这下彻底恐惧了。

他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好像被定住了一般。

就连眼睛都瞪的圆圆的,闭不上,唯有瞳孔透出无尽的恐慌。

他能感到那幽灵附在自己身上,试图掌控自己的身躯,这让他想到网上很多玄幻小说裏的‘夺舍’。

“不,我不要被夺舍。”

苏三终于能说话了。

“咦,竟然沖破了我的封印,意志可佳。”

苏三听到话语声,他眼神更加惊恐,因爲刚刚那句话是从他自己口中说出来的。

而自己完全控制不住。

“你到底是什麽东西”。

“小子,首先声明一点,我不是东西,我呸,我是说我是人。”

“那你在我身上想怎样?”

“咦,你不是都明白麽,夺舍。”

“别,别,别夺舍我,我不好……我……”

“我什麽我,好不好,你说了不算。”

如果有人在旁,一定会目瞪口呆,因爲所有的话语都是从苏三口中说出来的,他就像扮演角色。

苏三好像又被封住了口,眼神愈加急迫,就是吐不出话来。

“小子,被伟大的淫神选上,是你的荣幸,哈哈哈!”

苏三感觉自己变得迟钝起来,脚开始失去知觉,好像凭空消失,不属于自己一般。

之后小腿、大腿、逐渐蔓延,手臂、胸腔、直至向着头颅转换。

这种感觉说不出的空虚,可又没有想象的痛楚。

只是好如把自己的东西送给别人一般,虽不愿但又不能抗拒。

终于他感到一丝彷徨,因爲脑海中的记忆,泛起涟漪。

过往的一切,爱的,恨得,失意的,渴望的…一切事迹,仿佛都在数据传输。

“咦,小子,原来你还有心爱的人。”

夺舍的幽灵借着他的口说话。

苏三眼神有一丝牵袢和幸福。

是的,他虽然落魄,但也有心中所爱,虽然往事随风,但是第一次的爱恋总是挥之不去。

“这个世界竟然如此…多彩多姿,哇哈哈!”

苏三的记忆让他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个大緻的了解。

“你连她的手都没碰过,还爱她,真是不懂。”

苏三眼神有了一丝尴尬。

“三十岁,竟然还是处男,哇,真不懂你是怎麽坚持下来的。”

记忆被翻看,心中的秘密被揭露,可想而知对他的沖击力有多大。

“啊!你给我闭嘴。”

“你……你……你………”

幽灵似乎一下被领到了惊到了,夺舍已经进入尾声,他实在是不明白,苏三怎麽还能说话。

发洩似的脱口而出,苏三眼神暗淡,瞳孔伸缩不一,像是回光返照,眼睑闭合。

良久,一口长气缓慢吐出。

睁眼,一抹渗人绿光一闪而现。

摸摸胳膊,伸伸腿,活动下身躯,摇摇头,低语。

“还是太弱了,只能慢慢来了,好在这小子是个处,阳锁没有开,可以从铸。”

这也是幽灵所说的‘极品鼎炉’的由来。

这点苏三是万万没有想到的,自己坚持三十年的处男竟然意外的成全了幽灵。

如果不是呢,或许结果会是不一样的结果。

谁会预料到呢。

一切未知。

************************

黎明破晓,河畔身影乍现,回头看向深坑,表情平静无波。

转头,移步。

依稀中传来…

“苏三,嗯,以后我就是苏三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